火车驶向云外,梦安魂于九霄。

天气寒冷。自脚而上的冷。
晚上又一次听到了这首歌。
刺猬的音乐一直是我的心头好。
而且是属于那种不能经常听的那种。
因为一听就会反复循环。
还记得在很多年前,采访刺猬的时候,我问子健:
你和石璐之间,最大的默契是什么。
子健回答:最大的默契就是下一秒可能就一拍两散。
我当下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,明明那么默契的两人。

后来,我听到了子健写的这首歌,忽然明白了一些。

“黑色的不是夜晚,
是漫长的孤单,看脚下一片黑暗,
望头顶星光璀璨,叹世万物皆可盼,
唯真爱最短暂,失去的永不复返,
世守恒而今倍还。“

如今再听一遍这个副歌,眼眶依旧湿润。

就像格雷厄姆·格林的《恋情的终结》里写的那段文字:

“我一直觉得爱情最残忍的地方,
在于从它发生的最初就已经达到巅峰,
那种怦然心动,
那种想要收割对方的强烈欲望,
那种迫不及待想要到达未来的期许,
都在恋爱的开始就已经被预支,
从此往后,再怎么走都是下坡路。”

每次看到,都有一种过客的宿命感涌上心头。
我们,最后是否也会变成彼此的过客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
变得越来越懒得去跟人解释事情的始末。
对很多事情也开始变得无所谓,反正就这样吧。
封闭,自我,逃避,隔阂。

好像,越来越难想象,怎么去守护一份内心的情感。
在现实生活面前,总会有各种意外的溃败。

“你在别人心中的实际位置,
永远比你认为你在别人心中的位置低很多。”

所以啊,能让你难过的人,
才能让你真正的开心,没有例外。

时间,不是解药,但解药在时间里。

唯真爱最短暂,失去的永不复返。
也许很多短暂如烟花的闪耀,
才会令那么多人如飞蛾扑火般奋不顾身吧。

如果有一天,
可以不再频繁地发朋友圈,
那时候,应该就是幸福的吧,
因为想说话的人,已在身边。



Leave a Reply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